【顾顺X李懂】梦

真正的英雄,
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
依然热爱生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子弹擦过李懂的耳朵,砸进了身后的土墙。
伤口已经结痂,他已经不再能感受到刚才那般蚀人心骨的疼痛了。
他的右眼已经被鲜血染红,模糊的一片。
耳边只有嗡嗡的响声,估计已经被刚才在身后爆炸的手榴弹炸聋了一边。
他勉强地拖着中弹的右腿挪到墙角下,身体脱力倒在墙角。
混乱的大脑已不允许他思考战略了,只会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诉说,

“你早已无路可逃。”

破碎的尸体,惊慌的尖叫,子弹离开枪膛的火焰。
爆炸,噪音,强光,沙尘暴,坦克。
白色的绷带,黑色的天空。
不,红色,是张牙舞爪的红色。

是鲜血,是国旗。 

李懂用最后的力气握紧了手中的枪。

张扬的弓已经被拉满,这根年轻的弦即将毁灭。
没有箭可以搭上它,除了断裂无路可走。

死亡轻轻地盖住了李懂迷茫的双眼,一双不再能看到阳光的眼睛。

“终点到了。”



“醒醒!”有人在用力摇晃他的身体,有什么温暖到炙热的东西贴上他的额头。
“怎么都是冷汗?!醒醒!李懂!……李懂!”

李懂醒来的那个瞬间,他大口呼吸着,像鱼从沙漠重回海洋。
全身上下都是冷汗浸透了衣服,这条鱼对于海洋感到了些许不适应。
他迷迷糊糊睁开眼,发现房间内没有开灯,外面的黑夜告诉他,现在还不到黎明。
顾顺侧身坐在他床边,手覆在李懂的额头。
眉心像是被人掐了一把似的紧紧拧在一起。
“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
基地的晚上总是非常安静,所以当顾顺听到对面痛苦的哽咽声时,他条件发射似的一把跳起来跑到李懂床边。
这小子脸白的和雪一样,身体紧紧团在一起像一只保护自我的刺猬。
他推手去摇,却被李懂防备地一把推开。
李懂整个人都在颤,他的牙齿磕在一起发出害怕的讯号。
顾顺瞬间就明白了,战后创伤后遗症。
李懂这个人太过憋屈,他什么都放在心里憋着不说出来,像一座火山。
殊不知,火山总会有爆发的一天,那就是最后一根稻草。
就算嘴巴闭上了,痛苦也会从眼睛里透出来。

李懂的眼睛原本有一片落满阳光的蜂蜜般的森林,但它在燃烧。
再这样下去就只剩灰烬了。

等李懂的呼吸渐渐平缓后,顾顺站起身来。
“走吧,出去聊聊。”

他望着窗外在树影里的月亮对李懂说。

夏夜的晚风懒散地吹干李懂身上的疲惫,两人爬上一处山坡坐下。
“你刚才做梦……梦见什么了?”
李懂没有吭声,他皱着眉,不知道在想写什么。
顾顺无奈的抿了抿嘴,手伸进口袋翻找着东西。
月光穿过乌云洒在两人的手上。
顾顺手里的口香糖泛出月亮白晃晃的温柔。“喏。”
“谢谢。”
李懂低声叹了口气,接了过去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顾顺躺下盯着夜空的双眼都干涩到发痒时,李懂终于开口了。
“抱歉打扰你睡觉了。”他干涩的嗓音在顾顺耳边围绕。
“自从任务完成之后,我每次闭上眼睛,就会出现那些画面。很多很多血,子弹,和尖叫声。 

我控制不了自己了。
每次醒的时候,感觉像鱼重新回到河流。
但我却永远也不确定这条河是不是海市蜃楼。”


李懂剥开口香糖的包装纸,把口香糖放进嘴里。
之后他把包装纸放在膝盖上小心的叠成一个整齐的正方形,放进口袋里。
“薄荷味儿的。”顾顺闷闷的开口。
“什么?”
“口香糖是薄荷味儿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李懂有些不明所以。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总嚼口香糖吗?”
“它的确可以解压,可是总是嚼的话会感到恶心。”
“而且我最讨厌薄荷味道的东西。”
嘿,不为人知的陈年旧事可不是两个新搭档应有的话题。
但李懂没有打断他。
“后来我的教官知道了,他让我一天嚼一包薄荷味儿的口香糖。”
“每次我都快要咀嚼到干呕了,才可以吐掉。”
“我用了很长时间,才不去厌恶它。”
“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挺喜欢的。”
顾顺自嘲却又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。
这时四周骤然明亮。
李懂转头,看见了顾顺眼中映出徐徐升起的年轻的太阳。
它实在太耀眼了。
李懂忍不住伸手捂住了顾顺的眼睛。


每一位蛟龙队员入队前都会被要求回答一个问题:

“你为什么参军?”

李懂记得自己当时肯定的回答:

“为了保家卫国。”

他记得当时杨锐笑了。

现在想想。

他终于明白了那个笑的含义。


有很多层。

第一层,是对李懂的肯定和欣赏。

他看到了冉冉升起的光芒。

第二层,是对李懂的期盼。

他期盼着看李懂成长,迅速的成长,成为蛟龙最锋利的枪。杨锐从未怀疑过这一点。

第三层,是藏的最深的无奈,深渊底下呼呼的风声。

杨锐知道李懂不得不疼痛地成长。

他的眼睛里必须多点儿什么东西。

模模糊糊的,褪去他的懦弱,磨平他的棱角。


“你一直都这样吗?”顾顺斜躺在卡车上用牙齿磨着口香糖问。 
“哪样?”李懂转过身。 
“紧张啊!” 
然后李懂才发现自己紧握枪把的手在抖。 


“是啊。”李懂点点头。
这下换成顾顺不明所以。
......什么是啊,是什么啊?
唉你捂我眼睛干啥?
他还想着,李懂早已站起身来,拍了拍衣服上沾的草和露水。
他向着顾顺伸出手。
“谢谢。”
观察员说完话,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别开脸。

望着李懂微红的耳垂和脸上软和的绒毛,
顾顺忍不住弯了嘴角。
管他是什么呢,都不重要。

他伸出手,握住了掌心的太阳。



李懂又做了一个梦。 


他梦见他们都老去了,架机枪的手已经微微颤抖了。
有很多朝气蓬勃的面孔接过了他们的使命。
他们都住在一个江南的小镇里。
那里很美,夏天有温凉的小雨,冬天有婉转的白雪。
李懂轰轰烈烈了半辈子,未曾想到自己会住在这么安静的地方。
他白天靠在老柳树下摆个石头棋盘和顾顺下下棋,下着下着就开始揭对方老底。
我说你曾经抱着被子哭的稀里哗啦,你说我曾经因为伤口躺在床上像个半身不遂。

过去的痛苦早已成为不在意的玩笑话。
晚上跟杨队绕着河道跑步,看着山脊黑漆漆的影子随他奔跑。 

兴致到了,他还会荒腔走板地唱一首使命在召唤。


生命带给他的欣喜从未消减过一分。


李懂随着晨练的哨声清醒,穿好军服。

“顾顺,李懂!”

“到!”

有箭离开弦时破开的呼啸风声。


他们大步走向黎明。

授权

评论(12)

热度(110)

  1. 暮鼓晨钟ASCII.马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从没有过这么喜欢lof的时候 因为红海重新下回了它 因为顺懂而重新下回了它 这简直是我这几年最喜欢...

ASCII.马

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。